官方微信
关注微信公众号
咨询客服

联系QQ:

2158157721

点击咨询

咨询电话:

17689450800

viplad.jpg
发布于:2018-08-10 13:33:13

BIMBOX

更多

原创作者:BIMBOX

来源:BIM清流BIMBOX(公众号:BIM-BOX)

公众号:

2017122702064065.jpg

BIMBOX课程专题:http://www.tuituisoft.com/showteacher/88/


你好,这里是BIMBOX。

今天给你带来的是一篇很特别的内容,起初是由我们的用户@叶鉴发来的投稿,我们发现他讲述的内容很有深度,值得进一步探讨,就邀请了@小耳朵猫酱和铁杆小伙伴@是初一不是十五共同讨论。

你最终看到的文章,是我们把投稿原文和几个人的讨论整理到一起的内容,BIMBOX在文章的最后也发表了我们自己的观点。

以上几位参与这场讨论的小伙伴都会获得一件BOX出品的BIMer专属T恤作为礼物。

微信图片_20180810132759.jpg

随着BIM发展的逐渐深入,模型贯穿全生命周期的使用已经成了行业的共识。你所熟知的功能,比如三维可视化、管线综合、场地排布等,已经成为很多项目宣传的利器。

但BIM并不止于此,如果只是应用三维建模来实现「形体」层面的功能,那Sketchup等软件也完全能实现。

随着我们对BIM期待更多,造价与BIM成为一个经常被人们探讨的话题。今天我们尝试分几部分来说说工程造价与Revit模型是如何实现关联的,目前存在哪些具体问题,以及一些开放式的思考。

Revit模型可以算量吗?

在传统的工程计量方式中,造价员以设计图纸、施工方案、以及相关技术经济文件为依据,按照国家标准规定的计算规则,进行工程量计算。

当然,这个工作也不是纯人工进行的,市场上有广联达、斯维尔、品茗等计量软件,可以通过识别施工图纸,再结合人工建模,完成工程量计算。在这种情况下,基于造价软件的模型只能用于成本工程量计算,无法贯穿建筑全生命周期。

我们能不能在Revit模型中统计工程量呢?

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,利用Revit中的明细表功能可以快速获取模型中的相关构件工程量。不过,这种方法只能应用于部分实物构件的算量,例如部分土建、安装、机电等。

与土建专业相比,安装部分的计量在revit中是比较好实现的。因为安装计量并没有太多的扣减关系,需要处理的就是如何把管件的量计算到管线里,以及电缆电线、预留、埋深、松驰系数等问题。这些问题涉及到的都是对参数的使用和计算。

而土建专业各类构件的扣减关系和计算规则比安装专业要复杂的多。在措施项中,模板量、脚手架量等数据的统计,在原生revit里面都很难满足国家清单规范的计量要求,因此,利用明细表,只能计算局部的量。

如果我们希望Revit模型能符合国家标准计量规范,就需要对模型做更详细的要求。这个要求,仅参照BIM标准中的LOD等级是不够的。

在《建筑信息施工应用标准》中,规定了模型的精细度及其成本控制的相关内容。

微信图片_20180810132900.gif

如果是设计人员来看这个模型精细度,并不能知道构件的哪些属性是用于成本计量的。当造价人员拿到模型的时候,还需要对模型进行检查审核,甚至二次加工。

运用模型直接算量的前提条件就在于,模型搭建过程中就要明确工程量计算需要的所有信息,或者由成本人员在后期来添加。

这里一定要区分,项目是「出图-翻模-算量」的流程,还是「正向设计-出图-出量」的流程。

如果是前者,需要在翻模过程中考虑加入哪些参数供造价使用;如果是后者,则需要注意哪些信息在建模前期就要被录入到族中。

目前市面上存在很多基于Revit平台的算量软件,其算量思路已经相对成熟,你可以理解为把传统算量软件搭载在revit上,建模工作留给Revit,算量工作留给二次开发,用户使用的时候,只需把这款软件看待成传统三维算量软件,按照软件相关的建模要求就能够实现算量。

但无论是使用原生功能还是使用插件,都必须在认知上回归「模型信息要求」这个本质的层面。


从算量到计价

下面,我们依据《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》来说明在Revit模型中的信息需要满足哪些条件,才能实现从算量到计价的流程。

在实际项目过程中,工程量计算是基于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来进行的。我们今天暂时不考虑其中消耗量定额和企业清单等延伸内容,只讨论工程量清单计价的基本流程。

首先,我们来看看分部分项工程量清单与综合单价之间的关系。

以混凝土及钢筋混凝土工程为例,在进行工程计量计价时,每个条目都通过清单计量影响着相应的定额计价。

1.jpg

我们希望Revit模型在应用工程量计算规则时,可以准确无误的对应每一条清单,每一条清单的区别,在于其项目特征。

因此,模型构件必须满足两个条件

第一,每个构件的名称能在清单中找到对应项;

第二,每个构件的属性必须包含项目特征内的所有内容。

举一个例子。在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中,规定了基础与墙的划分范围,这部分在Revit建模过程中也需要依据清单进行划分。

2.jpg

除了模型实体上的划分,更应该注意的是对族类型的划分,比如墙体需要分内墙,外墙,隔墙等。在构件命名的环节,类型命名是区分于其他参数类型的,命名需要遵守一定的规则,让各阶段各参与方都能看得懂,并能直接通过命名得到重要的信息。

此外,工程量清单5大元素,除了项目名称、项目特征、计量单位、工程量外,还有项目编码,可以通过项目编码写入构件中,去对应清单,这样可以直接从revit导出excel,并对excel进行数据加工。

再来说一个洞口扣减的例子。

规范规定,小于等于0.3平米的洞口不进行计算,那么超过0.3平米的洞口是否需要建出实体?小于0.3平米的洞口又是否需要填塞?

如果使用Revit原生功能,这无疑会增加搭建模型和二次处理的工程量。除非使用特别的付费插件,对Revit模型中的孔洞填塞实现自动识别并进行扣减。

最后我们再来看综合单价,所谓的综合单价,是完成一个措施项目所需要的人工费、材料费、设备费、施工机具费、管理费、利润、以及风险等费用,这部分内容具有极大的弹性。

比如,在E.16的清单项中,很多螺栓、预埋铁件等构件作为综合单价的材料部分是附属于其他构件的,这样螺栓和预埋铁件就不需要单独建模。但如果螺栓和预埋铁件单独计量,就需要满足前面说到的要求。

3.jpg

通过这几个例子你能看到,算量的方式、计价的要求,都对Revit模型搭建工作有很大的影响,光是建模本身就要处理很多具体的问题,BIM也绝不会「让不学习新技术的造价师一夜之间失业」。

4.gif

模型的过程使用

前面我们举例讨论了为满足成本的要求,Revit模型在建立时需要注意哪些点。

当然,如果从原生Revit功能的角度去考虑计量模型建模的工作,还涉及到更多的问题,比如模板、砌体脚手架,装饰脚手架等等,这些问题要么诉诸于后期对独立于模型的表格投入大量的人力工作,要么诉诸于付费插件。

我们暂时放下这些问题,再进一步探讨一个更深入的话题。

事实上,要想模型贯穿全生命周期,庞大的信息数据是需要不同参与者在不同阶段持续加入的。这是实现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 的核心所在。

无论是设计阶段录入造价算量需求的信息,还是成本人员在模型检查环节控制项目特征,我们都希望这些工作能够得到积累,并且在下个项目中继承这些成果,否则BIM就只是换了个更高级的CAD和Excel而已。

能够直接拿来用、不必复查的模型,我们称它为「可复用的构件模型」。

目前很多地产商、施工单位、大数据企业都在建立自己的族库,目的就在于让构件能够达到最大的复用性。要想成本模型应用于更多项目,族库中的每一个构件就要内建相关的成本信息。

在项目的各个阶段,模型的应用点有很大区别,我们应该考虑的是,将设计模型、计量模型、施工模型区分开,但每一步都不是重新建立模型,而是让模型可以在流程中自我迭代发展,去适应各个阶段的需求。

这几个子模型,都应该有一个共同的母模型,由母模型将信息传递下去。

当然,每个插件都有自己的建模规则和命名规则,不同企业也有自己的一套体系,想通过一款软件去兼容所有企业的标准,基本上是不可行的。

这里我们说的是「理论上应该这样」,然而一旦理论涉及到具体的人,就要面临两个问题:成本信息添加由谁来完成?成本数据由谁来使用?

这两个问题归根到底,是设计人员与成本人员之间的矛盾,是数据标准不确定的矛盾。

当然,这里的矛盾说的是在「由设计人员对BIM模型负责」这个前提下展开的。

目前对于很多项目来说,BIM发展之路还处在图纸翻模的阶段。在翻模过程中,人们将图纸表达的信息如实反映到模型上,这里涉及到的是翻模员知不知道哪些信息该放到模型中,以及建模工作量的大小。由于他们对模型产品负全责,所以反倒不必面对设计与成本之间的根本矛盾。

而在正向设计中,这个问题就比较尖锐了。

很多企业还处于成本人员与设计人员磨合的阶段,造价员需要告诉设计人员哪些信息是构件需要的,哪些是需要计量但模型中可以不体现的,这对于设计人员来说会增加不少工作量和学习成本。

目前可见的实现方法就是进行标准化,从建族到建筑建模形成一个标准流程,在每一个族中既有设计属性,又有成本属性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这些双重属性的信息究竟应该由设计人员添加还是成本人员添加?

首先,模型构件的部分信息是可以直接作为成本信息来使用的,毕竟成本计量是依托于设计的内容;

第二,设计的某些内容在传统图纸中可以用一句话表达,但要体现在模型上,会增加很多工作量;

第三,有一些内容不属于设计工作范畴,需要成本人员根据实际工程项目添加,这部分内容需要双方进行明确界定;

最后,有一些工作存在于设计信息与成本信息的模糊地带,无法确认数据源,数据出现了错误,追责就存在困难,这也增加了人们的认责成本。

以上几个原因会导致一个结果:随着模型中的数据量越来越大,不同参与方不能快速获取和添加属于他的专有信息。

前面提到的标准化,虽然可以解决企业或项目内部的模型准则,却不能在跨企业范围内实现复用。

简单的「一模多用」四个字背后,还有大量的博弈与争执需要解决。

这个冲突也是当下BIM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困境之一:人们需要模型标准化,但普适的模型标准又难以操作。问题的本质是BIM实现过程中缺乏参与各方对数据的权责界定。

贯穿全生命周期的成本工作为估算、概算、预算、结算与决算五个范畴。今天我们讨论的内容主要是针对预算这一环节。

当预算人员能够获取相关的信息并能出具清单工程量,最后满足招投标的要求,从设计到成本的路算是走通了。但这个环节也只是工程项目的起点。

不同阶段不同的人对数据的要求是不一致的,后面每一个环节的信息该如何处理、储存、再加工,都会面临标准问题和协作问题。

而且,这些问题会随着参与者和数据量的增加,呈几何级的上涨。

这篇文章我们是站在技术本身的角度探讨存在的问题,并没有涉及具体软件在技术上的突破,这并不意味着这些问题不会因为软件技术的发展而得到改进。软件技术发展是BIM发展的载体,也是BIM作为技术实现路径的关键因素。

但是,比软件本身更重要的,是使用软件的人之间如何实现协同操作,实现数据的精准对接。技术无论怎样先进,提供的都仅仅是一种可能性,而不是确定性。

从企业到行业,真正打通建筑业产业链是一条不好走的路。我们从简单的建模内容入手,挖出了一些BIM实践过程中出现的问题,希望能够抛砖引玉,引起各位看官的思考。

BIMBOX说

这篇文章,几位小伙伴讨论了一些行业里的冲突和矛盾,对此,BIMBOX在宏观理念和微观操作上有两个观点和大家分享。

1.新技术带来新物种

1895年12月28日,米埃尔兄弟在巴黎卡普辛路14号大咖啡馆里,向公众放映了他们制作的电影《火车进站》,这段50多秒的电影作品不但没有得到人们的喝彩,反而将现场的观众吓得四散奔逃。

5.jpg

为什么这么粗陋的画面会吓到观众呢?因为早期的电影被发明出来,人们只用它来做一件事:记录舞台哑剧。

舞台剧是对真实世界的艺术抽象,演员在台上,用夸张的服装和动作演绎故事,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夸张和抽象。而当时电影就是用胶片把舞台剧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的工具,镜头不移动,一镜到底。

所以,当一部电影中出现了火车的时候,人们本着「电影就应该如实表现舞台」的思维,真的相信有火车在舞台上开过来,于是就吓得四散奔逃。

当时的人们甚至无法接受电影中出现半身人像,或者是从一个场景跳跃到另一个场景的蒙太奇剪辑,因为舞台剧中没有「半身人」,也没有场景的突然跳跃。

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,电影经过多年发展,已经彻底脱离了舞台剧,成为了一个新物种,现在的数字技术更让它能够表达比舞台剧丰富得多的情景。

当一种新技术诞生的时候,一定会经历一个「旧脚穿新鞋」的阶段,在这个阶段,电影只是通电的舞台剧,汽车只是跑得快一些的马车,手机只是可以揣进兜里的电话。人们使用新的工具,做的还是老事情。

所以才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场景,比如「先用图纸翻模,再用模型出一份符合制图要求的图纸」,或者是「先建立开好洞口的模型,再依据计价规范把小于0.3平米的洞口堵上好用来算量」。

BIM发展到今天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,它不应该是「比CAD更好的制图工具」,而是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:用数据来处理建筑行业中的信息。

用模型中的数据把构件变成可计算的造价,就是建筑业数据化面临的第一个挑战。而在行业外,数据和信息是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和玩法套路的,它的核心就是编码。这是另一个很大的话题,我们今后会专门拿出几期来和大家聊。

2.现阶段偷懒的小把戏

说到信息化、编码思维,也许你会觉得有点遥远。

没关系,今天的最后,我们回归到当前具体的工作,给你分享一个「偷懒」的思路,在一定程度上解决「要算量,必须建模」的问题,顺便帮你找找从具体的「模型思维」到抽象的「信息思维」的感觉。

比如一个阳台,算量时需要计算它的阳台板、上下装修、栏板体积、模板、扶手、隔户板、贴墙等构件,如果单纯为了算量,傻乎乎地把这些东西一点一点全部建成模型,不仅耗费很大的工作量,也会把模型弄的越来越卡。

既然我们要的是数据而不是模型,就应该用数据思维来解决它。

比如,我们可以用Revit建立一个阳台族,在里面定义它的尺寸为可变参数,再新建几个参数来代表这些构件,通过简单的计算公式,把需要计算的量与之前定义的基本尺寸参数关联到一起。

6.jpg

这样,日后使用这个族的时候就可以不必单独建立那些附属构件,直接把它们对应的参数提取到量表里就可以了。另外,一旦计算方式需要修改,也不需要重新建模,修改一下参数和公式就好。

这种方法应用起来很简单,但是否使用它,代表着一个思路:从模型思维到数据思维的转变。这种参数化处理数据的思维,是每一个BIMer都需要掌握的、通向数据思维的桥梁。

关于参数化建族的方法,以及数据处理的思维,我们会在后边的专题中单独给大家说说。

今天咱们就先聊到这里,对于几位讨论者和BOX的观点,你有什么想法?欢迎留言给我们,让更多小伙伴看到你闪光的思想吧!

有态度,有深度,BIMBOX,咱们下次再见,拜拜~

7.jpg